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麻木之美-李安科的Blog

情深不寿 强极则折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归档 - 04月, 2006

百度百科,比Wikipedia油滑,比Mediawiki弱智

Wiki在国内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很长时间以来,我一想起Wiki,就有点痛不欲生的感觉。这么好的一个东东,为什么在中国就流行不起来呢?有人说中国人天生缺乏合作精神,而Wiki的核心就是多人协作,我觉得这是放屁;有人说中国人天生喜欢恶搞,而Wiki一类的东东都非常正经,我觉得还是放屁……


每当我因为想起Wiki而痛苦的时候,我就由衷得感激我的老东家博客网。他们去年年底搞了个“维客中国”。正是这个网站给中国WIKI发展史添加了一种幽默的色彩。


百度要搞WIKI了!这个消息曾经让N多关心WIKI的中国网民奔走相告。这一推出,原来还是个百科全书。唉,这就不是很新鲜了。


仔细用了用,写了个把辞条,总之认为百度的这个百科,比Wikipedia油滑,比Mediawiki弱智。


油滑的地方在于:充分认识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国情。有部分敏感类的辞条,一发出来就锁定了。这个姿态基本上就能保证百度百科的长寿。


弱智的地方在于:很多功能做得很傻瓜,跟他们的贴吧一样,保留了搜索引擎的用户体验,会上网的人基本上都会用。而Mediawiki或Wikipedia就不一样,Wiki专用语法相信能让N多普通中国网民望而却步,这也就是Wikipedia在国内一向没有用户基础的原因,只剩下一帮居心叵测的家伙在上面发些专让我党生厌的东东。所以,这里的“弱智”是个褒义词。


百度百科能让WIKI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虽然我并不认为百科全书是WIKI的维一应用。但对于综合性搜索引擎来说,也就是做个百科全书符合企业的发展方向一些。


但WIKI在国内一定还会有别的发展方向。俺相信,并痴痴地等待。

星期日, 04月 23rd, 2006 未分类 10条评论

WEB 2.0:没有隐私的未来

10月初在美国旧金山的WEB 2.0大会上,众人谈及曾经被遗忘的名言“网络就是计算机”,都赞叹不置。SUN公司在1980年代提出的这个理念,与WEB 2.0不期相遇,瞬间就爆发出无数火花。今年4月,SUN公司在宣布Solaris变为开源时,其掌门人麦克尼利访华时说道:Sun开始迈入“网络就是计算机”理念的新阶段,使每个人和每个设备都实现联网。
 你的电脑,现在越来越像是你的宠物了。是电脑就应该联网,就好比养了宠物,就该给它找个伴儿一起玩耍。“信息孤岛”一词中所包含的凄惶与无助,足以警戒任何一位有上进心的当代公民。

你的电脑联了网,当然可以说明你也上了网。但在WEB 1.0时代,上网这事虽然时髦,其实无甚鸟用。看新闻,你可以买报纸看电视,用不着一定要上新浪;买东西,你可以去书店音像店和百货大楼,用不着一定得去卓越。老外们发明了“冲浪”这个词儿,想用来形容上网有多么美妙。但你听说过有谁天天去冲浪的吗?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当上网成为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行为时,不免倦怠和疲惫。嗯,就是这样的,在1.0时,你们被称作网民,其实就是互联网上的游牧民族。你们东家看看,西家窜窜,只能如此,因为网上没有你们的地盘。有个人主页的,那叫有产者。要成为有产者,你或者得花一年时间去学学HTML,或者排出银子去雇懂HTML的人。

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WEB 2.0的革命性。就好比打土豪分田地,通过Blog、Wiki、Podcast等技术,你在互联网上,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地盘了。这难道还不令人兴奋吗?看看众网友对BSP的点评,“模板少”成了绝大多数BSP被指摘的地方。这足以说明网友们“我的地盘我做主”的个性化倾向有多么严重。

如今,WEB 2.0和Blog在中国的红火程度,让人恍然觉得,中国的网络革命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十三亿人口呐。要是麦克尼利的梦想当真在中国实现,中文互联网中将要蕴含的智力资源,足以改变地球自转的方向。

 

Blog准实名制:你表达了什么,你就是什么

中国的主流媒体,一向认为Blog就是“窥视他人与暴露自我”的工具。木子美、竹影青瞳等人,只不过是满足了公众的窥私欲,他们自身也从暴露行为中获得快感与好处。其实,传媒的“传播”,与另一层次的窥私、暴露,没什么两样。《广州日报》说“追求最出色的新闻”,可以理解成“把暴露做到最出色”;《南方周末》说“深入成就深度”,可以理解成“深入地暴露能让人深深地爽”;《南方都市报》要“办中国最好的报纸”,其实根本就是想“把暴露这事儿在中国做得最好”……差别只在于,传统媒体是暴他人之事,Blog是暴自己之隐私。

一个Blog,无论其主人是写自己还是写别人,时间久了,都会在互联网上塑造一个近似真实的自己来。说了什么话,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人;而什么样的人,自然也会说什么样的话……信息的作用是双向的,Blogger们每天的辛勤劳作,能够让他们在网上塑造一个虚拟的自我。并且,只要你认真地“博”了,这个虚拟形象与现实中的自己,就会无限接近。木子美对男人感兴趣,她的***机敏也会被男人赏识;方兴东一贯亢奋而高调;KESO的幽默与冷静;程天宇的敦厚与稳健;方刚的博学与多识;郑小云的专注与耿直;这些都是我们从他们的Blog上得来的印象。

因而国内有Blog是天然的“准实名制”一说。我在网络上的虚拟形象,我自己肯定会珍惜。自耕农与游牧民族相比,会更为安分守己,因为他们有着更多的牵挂。天涯的邢明说,Blog会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诚哉斯言。
虚拟形象与现实形象正在合为一体

Blogger们有愿意展示的一面,当然也有尽力掩饰的一面。摇滚女将阿飞姑娘说了,博客终归只是博客,“我从不在博客里写隐私。”有人在Blog里面会清清楚楚地写上自己的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等,如王翌,手机号码在其首页上赫赫然。网友们追捧他不是偶然的,因为绝大多数的Blogger们都没有这个勇气。

技术的改进给我们提供了表达的自由。图片博客因Flickr而声名鹊起,也赢得了家庭用户的喜爱。世界上于是多了这么一群人,他们相机不离手,走到哪里拍到哪里,然后把照片统统发到自己的Blog上。“摄影不是纪录,而是表达。”他们说。

Ziboy温凌可以算是中国最早的Photoblogger了。从2001年9月至今,他的网站上至少有2000张照片,用于纪录自己每天的所见。他只用图片,不用文字,构图不甚讲究,色彩也很难说是艺术,但正是这些朴素的照片,告诉了全世界一个真实的北京,在国外影响力很大,可比之于王建硕Blog里用文字描述的上海。

但如果你对北京很熟,把Ziboy的图片一张张翻看,你会知道这哥们长什么样,住在哪里,每天活动的路线,跟哪些人交往,家里都有些什么人,等等等等。“你拍了这些图片,这些图片也正在拍你。”四年下来,Ziboy的网站塑造的,正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如果有个Blogger,他用文字、用图片也用音频,并且每天都频繁更新3个以上的Post,一年下来,即便是在人山人海当中,他的读者也能将他辨识出来。

而现在,这些技术都已经相当成熟了。要写文章可以用Blogger.com、Sina Blog;要发图片可以用Flickr;Podcast可以用Odeo.com、Podshow.com……都非常非常的WEB 2.0。如果你愿意,马上就可以开始。

你已被Google纳入计算范畴

Google让人感到恐怖的地方,在于为了创新可以不顾一切。

还记得Gmail对免费邮箱市场的摧枯拉朽么?现在,Google Map、Google Earth、Google Local Search,把原本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倏然就完完全全地注入了现实情境。韩国政府指责Google Earth,韩国总统府与空军基地被一览无余;印度、泰国、荷兰等国也有类似指摘。

问题是,卫星图片作为一种信息很早就存在,一直是政要权贵们的专属。这是一种堪称机密的公众认知缺失(大众隐私)。Google说自己的使命是“整合全球范围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卫星图片服务在Google的宏大愿景当中,着实只是一小部分,比不上他们的图书馆计划。

IT业的宏观发展愿景,可以看作是“让这世界上的一切都变得可以被计算”。Google的愿景与此类似。

Fans们使用Google Maps的开放API做了很多新的应用。其中一项就是,Blogger们可以在地图上标识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以此增进相邻区域Blogger们的交流。与SixApart、Technorati等WEB 2.0知名公司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日本投资人Joi Ito(伊藤穰一)两年前在探讨Mobile Blog的发展前景时曾说过,如果移动网与互联网融为一体,你的行止就可以实时反应在一个GPS地图上面。这时你的行为也被数字化了。Google目前在美国开始运营的无线接入服务,很可能与此相关。设想一下,假如Google成为全世界最大的Wi-Fi热点提供商,那每个用户每天的行踪路线,在Google的数据库里都将清晰如镜。Google如今的庞大的产品架构中,有搜索、BSP、交友、图片、音视频、RSS阅读等等,目的就是为了要把这世界上的东西,尽可能多地纳入计算范畴。甚至包括正在阅读本篇文章的你。

Joi Ito还说过,未来的互联网与实体世界,会形成一一对应的真实关系。每个人在互联网上,都将有一个映射。从这个角度来说,WEB 2.0正站在“映射技术”的前沿。如上所述,Blog + Podcast + Photoblog + Vblog,就足以在网上“复制”一个空前鲜活的自己。这些应用中,隐私好歹还在你自己的控制之中。

但现实是,我们几乎就要生活在好莱坞科技大片的情境当中了。尽管你拼命掩饰自己的隐私,但技术的触须无所不在,只要你可以被数据化,就可以被计算,也就可能会被“算计”。据说索尼的人脑控制专利实验室已经开始动工,我们将向The Matrix的“境界”又进一步。The Matrix能把所有信息通过电极仪器输入大脑,从而牢牢控制人类的思维。或许到那时,我们只要动动脑子,连键盘都不用碰,我们的想法就能变成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真是WEB 2.0的最高境界,“有脑子的人都能当博客”。问题是,到那个时候,你还罩得住你的稳私吗?

技术正一步一步地撕裂我们的习惯、认知。互联网曾经给社会引来多少阵痛?但这阵痛肯定还会频繁出现。或许,我们会共同迎接这么一天的到来。在这一天,迎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全世界人民一起兴奋地欢呼:让隐私见鬼去吧。个别落后份子被这声音吵醒,他发现:共产主义来了。

 

(首发ChinaByte)

星期四, 04月 20th, 2006 未分类 2条评论

“博客精英论”何时作古?

各大门户博客大赛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中国的博客市场于是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但这繁荣有如六朝烟云,既虚且假。只要还有人在鼓吹着博客精英论,博客市场就绝对不会真正繁荣。

 

 

 博客到底是什么?大体说来,西方人认为博客是一种自助式网络出版工具,是一种草根媒体,它的出现是要革传统媒体的命,给普通人提供了一个向世界表达自己的机会。因而博客必将促进民主与自由,Dan Gillmor就是这一派的代表人物。而在东方,博客则多用作表达、交流工具,借助于互联网,可以实现与亲朋好友之间更为紧密的联系与沟通。因而博客必将促进社会的祥和。韩国的Cyworld即是这一观点的既得利益者。

 

 但实际上,这两种观点并非泾渭分明。美国还出了个MySpace,就是以博客之实、音乐之表,做的是沟通与交流的事,所以一下子红遍整个美国。其发展速度连创始人Tom Anderson都感到目瞪口呆。Tom后来之所以要把MySpace卖给Intermix和新闻集团而不是自己亲手将其做至IPO,借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因为MySpace变得太庞大了,作为领头人自是要承担更为沉重的责任,叫人怕怕。事实上,在MySpace成长速度最快的一年之内,这家公司不止一次接受过FBI的调查与问讯、取证,因为有很多恋童癖患者在那里出没。

 

 记得和讯网总编刘峻好象说过类似的话,如果哪天有人靠BSP里找到了一夜情的对象,那才能说明WEB 2.0成功了。MySpace已经达到了这等“境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MySpace有个TOP 100 Women排行榜,全是鸡。这盛况,怕只有短信在中国最为红火的时候才能相提并论:哪个同城约会,哪个只约陌生人不是藏污纳垢?所以草根的短信才成为国内门户的摇钱树。

 

 如此说来,就博客概念来说,MySpace在美国“博客是草根媒体”主流意识中的一个异类,因其足够草根,所以大放异彩。是这样吗?

 

 从用户数量来说,MySpace的确草根得紧。在很多业界观察家眼里,MySpace成功的最重大原因,就在于主打的“音乐社区”。方兴东就曾说过,“音乐的魅力肯定远远超越枯燥的IT”,所以MySpace成功了。但MySpace吸引音乐草根的办法,还是拉歌星、拉乐队。那些早期被Tom请来作秀的,要照中国的说法,是不是也精英了呢?

 

 旗子同时也能做幌子,反正都是大块布料。现在余华博了,张海迪博了,潘石屹也博了。他们以前是精英,但在新浪的这个博客大赛里,不过是个幌子式的旗帜,或者说是旗帜也似的幌子,但远远算不上是“精英博客”。

 

 “在中国,能写出文通字顺的千字文的人,能有几多?”新浪陈彤曾有过类似的疑问。张海迪、潘石屹写漂亮千字文是没问题的,余华自然更没问题。如果依照博客精英论,新浪便把从优秀少先队员到三八红旗手的精英们全忽悠来,那才能有几个用户?所以,精英恐怕不会是新浪的原初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间的草根——精英们变为新浪博客的旗子或幌子,招摇来去,“博客”一词,或者说“博客”这种行为,势必更加深入人心,草根们于是都跑来用新浪的博客,中国BSP市场则会相应扩大。就象MySpace,时至今日,据说连麦当娜要在其上做个专辑首发式,还要排队。

 

 精英源自草根,草根拥戴精英。哪一行哪一业,都免不了会有个把出头的鸟;但这鸟死了,行业还会继续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只有“博客精英论”作古的那一天,中国的BSP市场才会真正繁荣起来。至于草根们是把博客当成自媒体还是交流工具,是用来写文通字顺的千字文还是随意排泄,嘿嘿,只得由他去吧。(首发搜狐IT)

星期四, 04月 20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