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麻木之美-李安科的Blog

情深不寿 强极则折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归档 - 09月, 2009

“人肉搜索”实属病态

今儿碰上一人,看起来智商缺陷不是很明显,但一聊起来,我就想起一网络名言:脑子空不要紧,别进水。这哥们脑子里的水位从会阴穴积起来,都快到百会了,整个儿一水人。他玩命跟我解释:人肉搜索是中国的希望。

在他看来,有了人肉搜索,贪官会变好,腐败会减少,正义会伸张,流氓会被搞……看他说得那么兴奋,我都不好意思打断他。我只在心里嘀咕了,要这么好,李彦宏才不去搞什么百度搜索呢,早去搞人肉搜索了。

好不容易听他描绘完那个人人都搞人肉搜索的共产主义大同光明好世界,我才小心翼翼地跟他商量:嗯,依我看呢,这个,这个,人肉搜索,应该没你说得这么光芒四射吧……我觉得……

谁知又被他举的一个例子打断:FBI,FBI你知道吗?要没这个机构,好莱坞电影年产量要少1/5。现在,就连FBI对中国的人肉搜索也崇拜得五体投地,佩服中国网民的效率和活力……于是这个话题一直持续到他告辞而去,我都没插上嘴。

教育一智商有缺陷的人,总归让人没啥成就感。所以我得把我想说的话儿,写在这里,对N多高智商的中国网民进行批评教育:别把人肉搜索想得太美好。

这人肉搜索,在国外也有之,但远非国内这般火茶。细想起来,是因为大多数国人讲人情不讲理性,好面子不好原则而导致。或者从另一个层面说来,正因为国人讲人情好面子,不理性分析不顾及原则,所以才有了贪污腐败和所谓的特权阶级。人肉搜索与此相同,都出于我们的劣根性,那我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我说这番话,是有根据的。因为机缘所至,我曾亲眼目睹过一件有名的人肉搜索事件。为了不惹麻烦,我且不指是何事,此之谓惹不起但躲得起。因为我经常在那个论坛里混,所以那照片一冒头,一惹得众多坛友义愤填膺,我就长叹了一口气:这家伙完蛋了。

有人认识他吗?坛子里有人问。

稍等,我在我的Q群里问下。有人答。

好,这办法不错,我也问下!有人也这样答。

过了十数分钟……

累死了,我把我在的二十多个Q群都了一遍,总算有人觉得这人面熟了!

这样打着正义旗号的主动宣传,着实惊忧了一大批人,回贴就显得特别火爆。很快,这人的名字,工作单位,家庭住址,就都给公布出来了。

电话呢?要有他家的电话,我打过去骂他!有人这样回贴。

这还真问对了,坛子里有位仁兄在电信上班,一会儿,电话号码贴出来了。

他这车牌号是多少啊?图片上看不清……

有名有姓有家庭电话,这车牌还不好办?有人回贴说。我知道这位仁兄的ID,他有亲戚在交管所。于是,车牌号贴出来了。

……

后来的还有身份证号,还有手机号,还有……

因为经常跟别的朋友聊人肉搜索这话题,有熟知其他事件来龙去脉更不乏充当主力的,对一对其中的关键环节,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不由得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最火的网络应用是啥?是SNS。SNS靠的是啥理论?六度分割。这六度分割说的就是,你想要找任何一个人的任何资料,最多只需要经过六个中间人,就能如愿以偿。那你也可以理解,你想找任何人的电话手机或身份证号码,只需要向不超过六个人八卦一下……

我奇怪的是,上述事件中那些在电信和交管所工作的人,咋就不讲半点原则呢?客户资料(如果他们把我们当作客户的话……)能是随便外泄的吗?如果能因为亲戚关系就泄露客户资料,那八成给点银子也是可以的。那这成啥了?这就叫贪污腐败。

更有很多人肉勇士,当别人不敢公布那相关的电话号码时,他敢,因为他觉得这很鸟,翻译成传统词语就是侠义,为人所不能。那么,当你是电信或移动的DBA时,当你是某个网站的Admin时,你其实已经不是侠客了,成了不自知不自觉的蠹虫。

所以我觉得人肉搜索这档子事,在国内还是冷一点点儿的好。因为所呈现的毕竟只是一个病态现象。咱这里还是个法制社会,要万事都由一群不知轻重的愣头青说了算,那麻烦大了。

星期二, 09月 22nd, 2009 未分类 1条评论

【游戏】热钱要有冷思考,运营远比研发烦

在最近这一个月里,总计有四拨人跟我谈过关于游戏创业的话题。他们都是震惊于游戏行业的光环,炫目于史玉柱大爷”没有比网游更赚钱的行业”、丁磊大叔”网络游戏这行睡着了都能赚钱”的观点,怀揣着大把热钱,热情洋溢并焦灼地向我询问:怎么搞?怎么搞才能赚大钱?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以前从事传统行业赚到了钱。有一位是我以前在上海认识的朋友,当时在上海卢湾区政府做宣传干事,后来下海去了深圳,开了个木吉它工厂,五年赚了2个亿。从年初美国音乐爱好者把买吉它的钱都留在腰包里准备买面包开始,他的厂子慢慢也就关张了。总觉得以前做吉它太辛苦,总得盯着,质量问题关税问题麻烦得紧,这不就揣上了2000万RMB,准备认认真真地考虑投入游戏行业的问题。

但这几位款爷对游戏行业都不了解,有的从来没玩过游戏,有的只玩过空当接龙或扫雷,还有的仍然抱着游戏就是玩物丧志的观点。在我向他们普及游戏行业知识的时候,我觉得,对于这些热钱,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冷思考,把运营与研发分开。要一上来就准备把俩事一起办了,那太TM难了,估计2000万玩不转,得2亿。

这不,今儿在美国德州奥斯丁市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暴雪的副总裁Frank Pearce也说了:运营一款游戏,比开发一款游戏要麻烦得多。原文是:”Operating an **** game is about more than just game development.”他的感慨是基于魔兽世界这款游戏而发的。对于这款游戏的研发和运营,分而看之,就非常有启发意义了。

在研发方面,WoW共有310人。分别:

* 游戏设计与策划团队,共有37人。从这个系列游戏十年前开始开发至今,他们致力于建设这个虚拟世界,包括7万个技能/法术和4万个NPC。还有3个资料片加起来近8000个任务。暴雪还请了两位专职作家,专门负责撰写魔兽世界观相关的小说,故事,档案,等等。
* 程序开发团队共有32个人,负责引擎、系统、工具、游戏设置、服务器端技术,以及用户界面。迄今总计已经写了了550万行代码。
* 美术团队共有51人,包括原画,人物,场景,副本,与美术相关的支持岗位。他们已制作了150万个美术资产。
* CG部门则专门负责游戏动画与视频的制作,以及音乐音效,共有123人。音乐音效合起来总计时长已达27小时。
* 质量控制(测试)部门有67人,从游戏开发至今,总计跟踪和解决了18万个BUG。

而在运营方面呢?猜猜看……整个运营团队加起来有4600人。包括但不限于:

* 平台服务:245
* 国际联络:1724
* 支付事项管理:340
* 游戏客服与GM:2056
* 财务部门:240
* 技术支持:121
* 网络技术:149

Frank Pearce也说了,正是研发体系与运营体系的通力合作,才造就了WoW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

不管怎么说,游戏研发相对来说简单一些;一帮热爱游戏并且卓有才华的年轻人,只要懂得合作,就有保障。说白了就是自己和自己叫劲。而运营则复杂多了,要与玩家叫劲,要与服务器叫劲(暴雪的运维人员总计监控着13250台刀片服务器,包括75000个CPU,还有112.5个T的RAM。),和市场环境及政策叫劲。Pearce介绍说,WoW目前有10个语言版本,要在其他语种的国家运营WoW的决心可不能轻易下。麻烦事儿多了去了,比如在中国,跟丁大叔合作一起,也搞不定中国政府。

那对于想进入中国网游行业的热钱来说,到底是搞运营还是研发呢?说白了,两个都不好搞。搞运营初始投入的资金大,你要么有用户,要么有资金。象蔡文胜那般,先搞4399小游戏,聚齐了人气再去搞Webgame运营平台。搞研发,象巨人的刘伟说的,门槛并不高;能让三五十个人专心快乐工作,那就够了。但千万别一上来就研发和运营一起搞,摊子铺得巨大,那困难重重。象我的入门老师王峰大叔的蓝港,听说比较困难。

当然,归根结底,有钱不算啥,关键还在于人才。你要有合适的人,做运营做研发甚至研发运营双头并进,都没啥问题。世上的事儿最难搞的就是人事。一个人在这里有才,在那里才华未必能显现出来;跟这个配合挺好,跟那个未必能有啥成绩。玄之又玄啊,用人之道。

所以,现在这个行业普遍开始尊重人的劣根性了。陈天桥开始18了,史玉柱开始赢在巨人还内部改制了,张朝阳和王滔开始祈宝了……我们都知道,人在给自己干事儿的时候,心情才会更开心。

于是,当这几位款爷依旧对我所讲的运营与研发之别云山雾罩的时候,我感到这个深奥的话题不能再继续了。于是就转而开说人才。当我对人才难觅深感头痛的时候,他们却颇不以为然。那我就问了:你是准备向史玉柱学习,给开发团队分他51%干股吗?这四位在四个不同的时间做出四个相同的表情:不会吧,这行业这么过份?

(本文部分内容为编译,原文地址:http://www.gamasutra.com/php-bin/news_index.php?story=25307)

星期六, 09月 19th, 2009 未分类 4条评论